公司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互联网去中心化究竟意味着什么 ?

浏览量:219  来 源:济南软件开发  发布时间:2019-12-10

谷歌和Instagram能存在多久?关注量寥寥的社交媒体用户们一定想知道何时才会发布新的大型应用程序,他们或许期盼着,可以将Instagram连同那蹩脚的、不按时间顺序排列的时间线和讨厌的界面变化统统抛开,成为其他某个新应用的元老级用户。Instagram很快就会被人们遗忘,一如早前的MySpace、雅虎、AltaVista等等,那么,接下来出场的会是什么呢?

鉴于我们目前对数字的痴迷,你或许会觉得,唯有表现自我的东西才适合当下的数字环境,这种想法可以理解,但未必正确。我们对心理健康的理解、技术和现代道德观念都发生了变化,这意味着,主流平台的用户正在重新思考该如何消费和使用网络。我们会在有生之年抛弃谷歌、Instagram之类的平台吗?有道德观的搜索引擎和应用会成为数字时代的下一股潮流吗?倘若如此,摆脱了谷歌等巨头的去中心化互联网会变成什么样子,又会对我们的日常生活产生怎样的影响?

去年底,策略专家Charlie Bilello在Twitter上发起调查,向关注他的8.8万名用户询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你希望摆脱哪个平台,Facebook、亚马逊、Netflix,还是谷歌?77% 的人表示谷歌是最难割舍的,只有2%的人选择了Facebook。谷歌的终结或许尚遥远,但遭遇了一系列关于安全问题的指责之后,Facebook的结局也许会触发我们对上网习惯的一连串质疑。专家们也一直在讨论“真实性”趋势对互联网的影响。作为对#nofilter的回应,有一种观点认为,新兴互联网使用者更喜欢在网上展现自己真实的一面,而非最好的一面。这种对不吹嘘、不夸大的坚持,是否会埋葬我们目前依赖的应用程序?

过去一年里的大量迹象表明,网络或许将从此改变。由于涉及剑桥分析丑闻,Facebook在2018年遭遇了其成立以来最大的单日市值下跌。该丑闻还引发了更大的道德反响,增强了普遍存在的对互联网的不信任感。Twitter也意外地发现,月度活跃用户量下降了20%。以注重道德的搜索引擎Ecosia和注重隐私的搜索引擎DuckDuckGo等为代表的企业的不断涌现表明,反谷歌阵营正在形成。

我们采访了三名互联网专家,请他们直言不讳地谈谈,如果互联网主流平台正在经历一个逐步去中心化的过程,那将意味着什么。以下是他们的见解。

这不一定意味着网络会更有道德

“去中心化有可能就像特洛伊木马,”牛津大学的社会经济学教授Vili Lehdonvirta解释说,“可能仍会有一个实际意义上的权力中心,但由于它在形式上不存在了,因此更难追责。所以,去中心化不是万灵药,但如何让用户更多地参与平台管理,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开始时,互联网可能并不是那么方便

趋势管理公司Kjaer Global的著名未来学家和主题发言人Anne Lise Kjaer说:“要想让网络真正实现去中心化,首先要让它变得更便捷。”“使用去中心化的网络并不像下载一个新的应用程序那样。要让它成为主流,就必须让访问变得更便捷,并向‘普通’民众清晰地阐释其目的与价值。”“谷歌、亚马逊、Instagram和Facebook目前在便利性和选择性方面拥有优势。人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与这些平台发生着关系,不仅是社交,还有很多服务和应用程序都依赖于这些科技巨头的平台。懒惰是人的天性,很难想像会有人愿意把整个虚拟生活统统迁移到另一个平台上。因此,需要给予足够的刺激。另一方面,将人们推向去中心化网络的也正是这些科技巨头的垄断与审查制度。总而言之,一个伟大的想法就可以改变现状,而企业家正站在去中心化的潮头。”“不断地把社交活动货币化的做法让人们厌倦。”

人们对互联网的信任度会增加

“对于‘普通’用户而言,另一个激励因素在于,他们将对自身数据不被滥用更有信心。美国、墨西哥和巴西爆出的虚假新闻、错误信息、操纵选票的故事无助于增加人们对互联网的信任,而不断地把社交活动货币化的做法也让人们厌倦,”Anne Lise说到。

去中心化的网络意味更多的选择和稳固的权利

“我们在社交媒体上有意识地自我呈现塑造了我们的阅读、思考和观察角度,以及外界对我们的认知,”麻省大学波士顿分校伦理与新兴技术研究所的执行主任James Hughes解释到。“我们可以有意识地选择其中一些关系,但在很大程度上,我们正受到企业决策的影响,无论我们是否愿意参与其中,都无力控制。在确认公民对自身数据的权利以及反击数据业巨头的垄断行为方面,欧洲做得比美国好。”“我们正受到企业决策的影响,无论我们是否愿意参与其中,都无力控制。”

适当的监管或许意味着互联网的民主化

James Hughes表示,“资本主义比民主制度发展得更快,这是不可避免的。目前的媒体巨头,比如谷歌、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终将衰亡,取而代之的是利用人工智能来左右我们的思维、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新技术。”“在未来,我们可能需要某种监管和反垄断以外的东西来起到真正的保护作用,比如像在公用事业领域里那样,要求对这些垄断性行业的所有权和管理实施民主化。”

新的平台需经营有道

Anne Lise警告说,“眼下出现了反对之声。人们会拒绝那种旨在鼓励分享、但有时却显得愤世嫉俗的社交体验。”“此外,人们对社交媒体、游戏、视频平台以及流媒体服务如何利用人性、营造有害的网络环境、让人们产生依赖的问题越来越关注。事实上,有人指出,所谓的数字鸿沟问题将不再是设备和互联网的接入是否平等,而是如何管理这种接入。我们需要的是健康的、有建设性的网络环境,而非有毒的、易成瘾的环境。”

对于主张数字版权的人来说未来的互联网或是一大胜利

“在未来,新的想法必须发自深刻的使命感,传递出正确的价值观和环境、社会关怀,才能得到传播,”Anne Lise满怀激情地说。“随着年轻一代掌握了话语权,这种平衡变得越来越明显。他们在推动社会和环境正义方面更热心,而且已经影响了大多数行业。年轻的一代也更灵活、更好奇,乐于转换到新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因此,对他们而言,选择去中心化的网络或许不是什么难事。”

上一篇:在互联网时代,如何抓住机遇,就看您能否读懂“互联网+”了 下一篇:互联网的 2020,请回答这些问题